“坏人”和“恶人”们的辩护权 时事话题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5-2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用二战战犯的例子和萧乾的感悟,来论证令人不齿的坏人和让人痛恨的恶人也应获得辩护权似乎有些不恰,不过当年那些受迫害的人不也是时人眼中不折不扣的坏人和恶人吗!任何一个人,当被剥夺了自辩和辩护权的时候,其人生的黑暗和绝望是无法想象的。 好在我们早

用二战战犯的例子和萧乾的感悟,来论证令人不齿的“坏人”和让人痛恨的“恶人”也应获得辩护权似乎有些不恰,不过当年那些受迫害的人不也是时人眼中不折不扣的坏人和恶人吗!任何一个人,当被剥夺了自辩和辩护权的时候,其人生的黑暗和绝望是无法想象的。

好在我们早已过了那个非理性的昏聩年代,现在宋?们的命运要好多了。因为在有人为吴法天律师的“义举”喝彩的同时,也遭到了更多人的质疑。而陈文辉、高承勇们的案件虽然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不过相信他们聘请律师时,不会有什么阻力,因为没有人愿意生活在一个刑事被告人经常被冤枉的社会,而“积极辩护不是为了使你自我感受良好或具有道德上的优越感,而是为了帮助当事人以一切合乎道德和法律的手段胜诉。”认为替“坏人”或“恶人”辩护就会拉低自己道德底线的人毕竟是少数。

在我们的法治文化中,缺乏允许当事人自辩或由他人代为辩护的传统,而在建国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却因为不允许“替坏人说话”而取消了律师制度,其恶果就是因此而造成了无数的冤假错案,其教训之惨痛,唯有过来人才有深刻的体会。二战中我国著名的战地记者萧乾,在其著作《一个中国记者看二战》中,曾讲述他旁听纽伦堡审判时的观感。他说,在他看来,对于那些双手沾满善良人鲜血的罪恶滔天的、十恶不赦的纳粹头目,即便是将他们碎尸万段、上一百次绞架也不为过,法庭却“为每一被告开列几名律师,其中还有德国人,并附有每个人的履历,任凭被告挑选。在法庭上除了准许战犯本人狡辩外,他们各自的律师也想尽理由为他们开脱,设法减刑。”花两百多天对上绞架的人进行审判,这实在是浪费时间。然而,“到了1957年夏天,我才明白让被告也替自己说说再定罪的必要。及至六十年代中期,我更体会到让被告当众替自己申诉不仅仅是对他本人的公道,也是对后人,对历史负责。”他的感慨,和他在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六十年代备受迫害有关,而后来的平反经历,也使他对纽伦堡审判有了另一番顿悟,“凡在纽伦堡被判刑的,至今没有一个需要改正或平反的,也没听说过关于当时量刑不当的烦言。”

在这三类毫不相干的案件中,当事的一方大抵可以归类于我们日常所说的“坏人”或“恶人”之列。在常人的观念里,对于这样的坏人或恶人,是没有什么权利可言的,所以网友们的“口诛笔伐”也很是凌厉而尽兴。像高承勇这样的人,要么“直接拉出去枪毙得了”,要么“枪毙太便宜他了,应该凌迟处死”;对于陈文辉等这些进行电信诈骗的人,则主张要“严惩”,决不姑息;而对于宋?这样“德行有亏欠”的人,FBI“邮件门”报告:希拉里有39处“不记得”,人们也以另一种方式表达了对他的谴责,在网上爆出“宋?斥巨资仍无律师接其官司”的传言后,虽然无法求证关涉的吴法天律师是否“拒接”宋案,不过该律师“你的行为已经突破了我的道德底线,再多的钱我也无法接受”的说辞,呈现出一副站在道德高地上正义凛然的样子,也收获了一些人的喝彩。律师如此,普通老百姓就更不用说了。

就在人们反思和探究电信诈骗案件为何屡禁不绝的原因时,又有惊人消息传出,悬置28年之久的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告破,在周围人印象中“老实、少言、木讷”的变态杀人狂魔高承勇落网。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高承勇犯案时手段的卑劣与残忍,到了“非人所为”的地步,如果世间真有恶魔的话,人们一定会相信高承勇就是恶魔在人间的代言人。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对于像诈骗团伙或高承勇这样的“坏人”或“恶人”,既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他们对自己的罪行又“供认不讳”,何需审判?而像宋?这样道德有瑕疵的人,替他辩护的人肯定和他一样道德低下,否则为什么只认钱不认人呢!然而,从法律和理性的角度而言,即便是“坏人”或“恶人”,其辩护权也应得到充分保障,因为只有这样,才有望实现社会的公正,也才有利于法治社会的养成,这也正是现代法治文明的表征。

最近发生的和法律相关的事情还真多。8月最让世人瞩目的当属奥运会了。不过,就在人们把心思都集中在里约赛场上的时候,影视演员王宝强冷不丁发布了要和妻子马蓉离婚的声明,还去法院立了案。王的前经纪人宋?成功抢镜。当这一事件还在继续发酵之时,又曝出了山东临沂罗庄的准大学生徐玉玉,因为被电信诈骗近万元学费而离世的消息。由于这一事件影响极坏,相关部门迅速出击很快就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一举破获了陈文辉等六人诈骗团伙。最可恨的是在陈文辉等人被抓后,其他诈骗犯仍然“不收手”,成功骗走清华教授1700多万元。从准大学生到大学教授,电信诈骗几乎无所不骗,可见其已到了多么猖獗疯狂的程度,陈文辉们引起公愤自是必然。

key